设为yb体育  |  加入收藏  |  yb体育
三峡移民莱州十年
2011/11/17 8:31:32    新闻来源:胶东在线



家中堆砌的玉米



收获


  胶东在线网11月16日讯(通讯员 朱晓兵 松凤) 在生活习惯、种植方式、地域文化、语言习俗的交流、碰撞与融合中,黄永祥夫妇移民烟台莱州已十年。国家行为曾将“三峡移民”的烙印,深深烙刻在他们每一个人的心中,但十年的岁月,已让这种烙印逐渐淡化消失。十年,他们乡音未改,他们仍在坚守着自己的生活习惯,固守着自己对于家乡的怀念与热爱,但他们的生活轨迹却已不可避免地在潜移默化中改变,在不知不觉中融合。十年后,他们彻底认同了自己“莱州人”的身份。他们的生活由南而北,落地生根。

  近日,记者来到位于莱州市金城镇大西庄村三峡移民黄永祥夫妇的家中,与他们共同度过了移民莱州十年后的一天。

  “这把镢头是我从老家带来的。莱州的镢头太窄,用不习惯。”在自己开垦的地瓜田里,黄永祥抡着镢头,闷闷地说。移民后,当地政府为他们家配备了一整套农资用具,但他总是感觉“有些别扭”,还是用自己在重庆老家的农具“更顺手”。黄永祥的地瓜田并非村里分给他们的口粮地,而是他们自己利用村边的闲地开垦出来的,与家仅有一街之隔。田里除了地瓜外,他们还种了些白菜、萝卜、辣椒、榨菜和大葱。辣椒和榨菜的种子都是他们从千里之外的重庆老家带来的,“吃起来更有家乡的味道。”

  黄永祥、周翠兰夫妇今年都是58岁,原籍重庆市忠县忠州镇郑公村。2001年8月14日,他们与同村的其他两个家庭移民莱州,落户在莱州市金城镇大西庄村。与他们夫妇一起移民的,还有他们的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女儿、儿子都结婚了,对象都是莱州本地人。”提起孩子,黄永祥有些得意。他的女婿在新城金矿上班,一个月5000多元,目前与女儿已在莱州城区买了房子,生活小康,“女儿不上班,在家开网店。女婿工资高,养家不难。”相对于女儿,更让老两口感到骄傲的是儿子。他们的儿子于移民当年在莱州参军,是三峡移民烟台市第一个入伍士兵,目前是武警某部三级士官,曾多次立功受奖。

  他们的房子位于大西庄村最西南角,与其他两户移民毗邻而居。“房子是根据迁移人口确定的面积,村里统一标准建造的,十年了,还是很新很结实。”黄永祥开心地指着自己的房子对记者说。他们的房子共有9间半,包括4间正屋、4间西厢房和1间半东厢房。与村里原住民的住房相比,他们的房子尽管已建成十年,但无论从房屋质量还是从建筑设计,仍在村里属“上把栓”。

  移民莱州后,根据移民数量,他们家分到了8亩地,目前全部由老两口在种,“全部都是传统作物,小麦和玉米。”在重庆老家,他们只有2亩半地。移民后分到这么多土地,曾让老两口“开心得几天睡不着觉”。在重庆,他们主要种植水稻,但也有过玉米、小麦等的种植经验,因此移民后,在粮食作物的栽培种植方面,他们并没有遇到过技术障碍。但“再也不能种水稻了”,这还是让老两口有些怅惘,“心里空落落的,不踏实”。尽管已移民北方,但他们仍坚守着自己“吃米饭”的生活习惯,“不能种水稻”使得他们只能“买大米吃”。“村里很照顾我们这些南方来的移民,每年都发大米。普通村民每人每年发10斤,我们能拿到20斤。”黄永祥说,村里对他们生活习惯的尊重和照顾,让他们找到了“家”的感觉,“不再拿自个儿当外人”。耕地面积从2亩半到8亩田,老两口却并没有感到更操劳,因为“莱州是平原,都是大面积的机械化作业;而重庆老家是山区,种梯田,土地非常零散,只能靠手拉肩扛,全部都是人工作业。”这一切,让老两口逐渐喜欢上了莱州。

  除了种田,黄永祥夫妇俩还养牛、养鸭,也曾养过猪。“最多的时候同时养过8头牛。”黄永祥说。现在在他们的牛栏里,共有3头牛,还有5只鸭子,“牛是养来卖的;鸭子则是养着下蛋,自己吃。”种植、养殖同时发展,勤劳的生活习惯,让黄永祥夫妇俩的日子过得十分滋润,“年均纯收入差不多到2万”,收入水平远远超过移民前。

  与黄永祥家前后一街之隔、毗邻而居的另外两户三峡移民,目前的生活水平同样小康。“周世金家养猪、养鸡,收入不比我们低;王建中家两口子都被村里安排在莱索集团上班,工资收入一个月7000多,比我们过得还好。”周翠兰有些羡慕地说。

  老两口离开重庆时,兜里仅揣了3万块钱,那是他们半辈子的积蓄。国家对于三峡移民的补贴,一部分以现金的形式发放到老两口的手上,另一部分则打在迁移地当地政府的专用账户上,用于为移民建设房屋、购置农具并逐月发放生活补助。十年前,在离开即将被淹没的家乡时,他们放弃了几乎所有的大件家具。他们的生活,一切从零开始。“刚到莱州的时候,两眼一抹黑,扎煞着手看着陌生的家,不知道该做什么,不知道该如何让生活继续下去。”回忆起十年前刚移民时的情形,黄永祥感觉一切都“恍如昨日却又似隔千年”,“那时候如果没有当地政府的帮助,没有村里和村里这些热情的乡亲们的帮助,我们一家子别说生活,单从精神上来说,就要崩溃了。”黄永祥告诉记者,就在他们刚到莱州,一切都无所适从的时候,北方人热情豪爽的性情,就开始让他们感到无微不至的关爱。

  首先是来自大西庄村原住民们的热情,让他们的孤独感和隔阂感,在几天的时间内就完全消失,“有送菜的,有送面的,一下子就让我们感觉,这里其实就是自己的家,这个村到处都有自己的亲戚”。其次是来自当地政府和大西庄村支村两委的关爱,“想得非常周到,解决了几乎所有的燃眉之急。”周翠兰说,刚到大西庄村时,他们连在哪儿买辣椒都不晓得,都是村里安排了专人为他们引路,“考虑得无微不至”,而且还主动为他们免除了三年的水电费。“儿子参军,也全亏了镇上和村里。”周翠兰说,因为“三峡移民”的特殊身份,儿子参军遭到了“从无前例”的尴尬,很多手续不好办理,“镇上和村里都安排了专人去帮忙协调,最终儿子顺利参军。”

  “作为三峡移民,为了国家利益,为了国家大局,他们放弃了自己曾经的生活,曾经的一切,背井离乡、从南到北,作为原住民,我们肯定会尽心竭力地为他们提供一切的帮助。”莱州市大西庄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王绍禹说。

  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帮助下,黄永祥夫妇的生活很快就安定了下来。一个月内,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步入了正轨;十年后,他们成了地道的“莱州人”,除了在回大西南探亲的时候,偶尔还会谈起自己已经消失的家乡,“其他的时间都在想,怎样才能在北方的莱州,把未来的日子过得更好、更滋润”。

  按照北方农村的说法,黄永祥夫妇的“正间”是客厅,“东间”是老两口的卧室,“西间”则是为儿子和儿媳保留的房间,尽管他们都不在此常住。

  在“西间”,儿子和儿媳的结婚照挂满了墙壁。在床旁梳妆台的居中位置,还端正地摆放着一本相册。那不是儿子和儿媳的结婚照相册。相册很旧,里面的照片同样老旧。“都是从前在家乡照的,老照片。”黄永祥指着其中一幅照片对记者说。

  照片上,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男孩儿和一个差不多大小的女孩儿并肩而立,拘谨地微笑。他们的背后,是一幢十分破旧的老屋。“上面的两个孩子,就是我们的儿子和闺女。后面这幢房子,就是我们的老屋,我们在里面生活了半辈子。”看着照片,黄永祥无法掩饰自己对过去和家乡的留恋,“我们的老家在重庆市的城乡结合部,但生活条件和收入状况还是没法儿跟现在比。不过,那里毕竟是自己的故乡,说不想家,那是撒谎。”但黄永祥夫妇并没有在最后一次离开即将被淹没的家乡前拍照留念,“有什么用呢?看了只会更伤感。”周翠兰说,相比于怀念过去,老两口还是更热衷于憧憬未来,“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儿子当兵,总不能当一辈子,还是要回来的。就希望退伍后能找个好工作,能好好过日子。”

  “每年会回老家一两次,走走亲戚。”黄永祥告诉记者,他们在西南老家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都在成都,回去就住他们家。”但他们走亲戚的时间一般在每年的4、5月份,“春节都在莱州过,不会感觉到孤独;跟村里的人都处得很好,没事儿就串串门子说说话,都很热情,也没感觉有什么隔阂。”

  在莱州,共有三峡移民65户、276人,涉及到金城、三山岛、沙河等5个镇街、23个村居。仅在金城一个镇,就有大西庄、龙埠、城子、万家4个村计12户移民。“金城这些移民都是我们忠州一个镇的,大家平时都有来往,过节也互相走动,跟走亲戚一样。”黄永祥说,在莱州,他们算是扎下了根,有了自己的人际圈子,也找到了自己的社会位置,生活越来越好,“这一切,都得感谢党,感谢政府。”黄永祥说,他们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全家人平平安安,老两口有个好身体,儿女们有个好家庭,和和睦睦、团团圆圆,“生活上已经感觉很富裕了,平安和快乐就成了最大的心愿。”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yb体育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2961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